主頁 > 人物觀點 > 正文

公益慈善如何發力?專家解讀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關鍵信號

2022/03/07 02:21公益時報 張明敏

  3月5日上午9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代表國務院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作政府工作報告(以下簡稱“報告”)。

  報告在第九點“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中提出,發展社會工作,支持社會組織、人道救助、志愿服務、公益慈善等健康發展。嚴厲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行為,堅決保障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健全老年人、殘疾人關愛服務體系,引發代表委員熱議。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左),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副院長、教授黃浩明

  《公益時報》記者就此采訪了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副院長、教授黃浩明,解讀報告背后的關鍵信號。

  兩位專家均認為,我國正在構建中國特色社會服務體系,用文化自信推動中國慈善行穩致遠。

  “社會工作”六入政府工作報告

  繼去年“社會工作”一詞在代表委員修訂報告寫入后,今年“社會工作”一詞被報告直接寫入。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變化。社會工作者是一群具有組織化、樞紐化、專業化的社會群體,社會高質量發展以人為本,提供專業性社會服務。”

  王振耀說,從社會治理角度看,我國宏觀體制正從“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向“社會服務”轉變,如“兒童”“養老”“青少年成長”“婚姻家庭”“婦女保護”等社會服務都需要大量的專業化社會工作介入。加之社工站的全面普及推廣,我國正在構建的中國特色社會服務體系中核心就是社會工作,應該說社會工作發展迎來了機遇期。

  2020年10月17日,民政部在湖南省長沙市召開加強鄉鎮(街道)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推進會,要求圍繞增強基層民政服務能力、打通為民服務“最后一米”,加快建立健全鄉鎮(街道)社會工作人才制度體系。力爭“十四五”末,實現鄉鎮(街道)都有社工站,村(社區)都有社會工作者提供服務。

  2021年7月1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提出,完善社會力量參與基層治理激勵政策,創新社區與社會組織、社會工作者、社區志愿者、社會慈善資源的聯動機制,支持建立鄉鎮(街道)購買社會工作服務機制和設立社區基金會等協作載體,吸納社會力量參加基層應急救援。完善基層志愿服務制度,大力開展鄰里互助服務和互動交流活動,更好滿足群眾需求。

  “社區、社會組織、社會工作者、社區志愿者、社會慈善資源”聯動被稱為“五社聯動”。從早前,“三社聯動”到“五社聯動”,聯動角色更多、激發資源更足、作用效果更好。

  黃浩明表示,第一,“五社聯動”為社區治理提供解決方案,在社區建設上發揮作用;第二,持證社會工作者數量大量增加,這個體系成為社會治理的重要參與力量;第三,專業服務優勢、職業水平評價,成為一個很明顯的行業。

  “社會工作”曾兩度“缺席”

  記者統計發現,“社會工作”一詞從2015年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后,2016、2017、2018三年被連續寫入,其后2019、2020兩年沒有寫入,2021年經審議后寫入,2022年繼續寫入。

  各年對于“社會工作”一詞表述如下:2015年,支持群團組織依法參與社會治理,發展專業社會工作、志愿服務和慈善事業;2016年,支持專業社會工作,志愿服務和慈善事業發展;2017年,促進專業社會工作、志愿服務發展;2018年,促進社會組織、專業社會工作、志愿服務健康發展;2021年,大力發展社會工作,支持社會組織、人道救助、志愿服務、公益慈善發展;2022年,發展社會工作,支持社會組織、人道救助、志愿服務、公益慈善等健康發展。

  王振耀坦言,目前社會工作還存在解決社會問題能力不強,介入實際工作深度不夠,滿足公眾需求不佳的現狀。如“兒童主任”本應是對接社會工作,但實際銜接力度不強,相應政策激勵支持力度也不夠。

  一些“社工站”服務水平也有待加強,現在存在社工專業術語不易懂、效果一般等問題。這也在倒逼社會工作盡快調整發展模式,解決社會矛盾時要多想針對性、有效性、影響性。針對社會問題,一味強調提高相關人員的社會責任意識行不通。

  王振耀表示,養老、兒童、青春期心理、女性產后抑郁等問題都亟需社會工作關注,但前提是社會工作理論與實際要有效結合,讓公眾能感受到變化。這要求社會工作理論體系、知識體系、工作機制進行一系列調整。

  黃浩明認為,首先公眾對社會工作認識不高;其次社會工作過度依賴政府購買服務,市場化程度不夠。

  多元要素推動社會治理

  近年來,社會組織總量增長速度放緩,社會治理體系也在繼續加強對社會資源的吸納,全國慈善資源總量仍然呈現噴涌之勢,志愿服務也實現較高質量增長。在人類減貧和疫情防控的中國道路上,家國共同體得到空前強化。

  這次報告將“社會工作”“社會組織”“人道救助”“志愿服務”“公益慈善”等類別詞匯依次列出,顯示出重要性。

  黃浩明認為,這些領域的各種規模正在穩步增長,從重數量到重質量改變,這些類別在報告中單列,值得“數”說。

  “社會工作”方面,2022年2月10日,民政部黨組在《黨建》雜志刊發《堅定履行新時代光榮使命——黨的十九大以來民政工作綜述》一文,對于“社會工作”數量作出如下描述:持續推進社會工作專業化、職業化發展,持證社工人才總量超過73萬。

  “社會組織”方面,2022年1月17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發布的《慈善藍皮書:中國慈善發展報告(2021)》顯示,我國社會組織數量呈連年增長勢頭。2012年,我國社會組織總量只有32萬家;2013年達到39萬家;2014年達到46萬家;2015年達到53萬家;2016年達到61萬家;2017年達到69萬家;2018年達到76萬家;2019年達到84萬家;2020年超過89萬家;2021年開年伊始便突破90萬家。

  “人道救助”方面,中國傳統文化仁、義、禮、智、信,這是社會文明的體現,也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志愿服務”方面,《慈善藍皮書:中國慈善發展報告(2021)》顯示,2020年,我國志愿者總量達2.31億人,貢獻人工成本價值1620億元。其中,疫情防控和應急救援志愿服務成為一道亮色,志愿服務制度化、標準化與專業化建設提速。

  “慈善公益”方面,2021年9月17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扎實做好民政在全面小康中的兜底夯基工作發布會。民政部介紹,截至2020年年底,全國登記認定慈善組織9480個,凈資產規模近2000億元,相關慈善組織為疫情防控募集資金396.27億元、物資10.9億件。

  推動高質量發展

  相較之前,報告強調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推動高質量發展。

  王振耀表示,政府工作報告出爐后,國務院組成部門間,按照報告要求,如涉及財政、民政、公安等事務都會交由相關部門貫徹執行。行政部門工作講究日常落實,轉化為各種規范,配置具體資源,推動有效執行。

  王振耀表示,應該創造條件鼓勵企業更好參與,但現在看來,慈善領域政策優惠不如企業多,如對慈善組織薪酬限高等會對慈善領域產生一定影響,這次慈善法修訂中應該給予回應。

  黃浩明表示,高質量發展是全方位發展,整體發展,并非社會組織發展。全體人民共同享受發展成果,在發展中解決貧富差距問題,動員社會力量幫扶,增強脫貧地區自我發展能力。“消除貧富差距是解決公平正義問題,消滅貧困是解決制度問題。公益慈善界應該擁有四種力量,即道德力量、文化力量、自愿力量、習慣力量。”

  積極擴大對外開放

  中國慈善擁抱世界

第68屆聯合國公益組織大會(成都)

  兩位專家都認為,中國慈善應轉變方式,更好地走出去,讓文化自信,真正理解中國慈善。

  王振耀認為,中國慈善與西方慈善有區別,可以相互借鑒,但解決中國自身問題還要靠中國慈善。首先,災害救援、鄉村振興、抗擊疫情讓政府與公眾間相互協同、政社互動,效果甚好;其次,中國慈善講究民生問題的具體解決,達成共識、形成合作、產生疊加,綜合成為更好的社會效應。

  黃浩明認為,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個重要形式就是民心相通,這是“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應該大力提倡對外開放。

  2021年2月28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我國經濟總量突破100萬億元大關,人均GDP連續兩年超過一萬美元。而據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2021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14萬億元,增長8.1%;全國財政收入突破20萬億元,增長10.7%。

  王振耀表示,更大能力意味著更大責任,國人應在文化自信中承擔起民族責任,在“一帶一路”“國際人道主義救援”等方面積極踐行社會責任。

網站編輯:
学校厕所schooltoilet偷拍_胸好大娇喘摸揉捏视频有码_性无码纯肉动漫在线播放_性视频天堂无码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