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社會工作 > 正文

廣州:誕生在社區的社會企業 為困難群體撐起一片天

特惠店為愛心企業提供資源平臺,為社區志愿者、愛心居民等提供了參與公益的機會,合力解決殘障人士就業問題

文慧家政工作人員在工作

  提到廣州,人們總能想到濃濃“人情味”。一座平易包容的城市應該淡化“地位”和“身家”標簽,人們無須刻意凸顯身份也能找到自己的獨特價值。然而,陷入困境的人們如何融入城市、創造價值,這一問題則需要公益慈善力量一同回答。而廣州的“人情味”,恰恰也體現在這里。

  就在廣州市黃埔區,廣州市洋城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下文簡稱“洋城社工”)通過打造一家家政服務有限公司,為社區居民提供市場和公益服務,而服務者正是曾經陷入困境卻決心走出困境的街坊姐妹們。從2019年到現在,她們的收入根據服務時數的不同從4500元到7000元不等。這當中,有從家庭暴力陰影走出來的人、也有身患癌癥但希望為家人做榜樣的人。

  “我們從一開始就有做社會企業的打算,希望通過自主造血的方式打造社區服務中幫扶機制的良性循環。”洋城社工總干事羅廷賢說,在這個探索過程中社區也建立了多個資源整合平臺,這些平臺所取得的經營收入又回饋到“社區基金”,為社區的愛心和資源注入新活力,幫助受困的群體。

  在羅廷賢看來,這是社工應該做的事情。

  最初的開始:

  發展出一支彈性就業的婦女隊伍

  洋城社工所服務的文沖街道里,外來人口以家庭居住為主,不少困境家庭婦女渴望彈性就業。為此,洋城社工在2012年開始通過運營家務助理計劃支持婦女就業,并發展出一支彈性就業的婦女隊伍。“當時我們找企業供貨,讓困境人員能夠在社區里擺攤賣貨。就業團隊里的婦女有的曾遭受家暴,有的是乳腺癌的康復者。她們能夠從健康、心態積極的婦女中得到精神和行動上的支持。”羅廷賢說。

  梅姐30歲時經人介紹與丈夫結婚,后來遭受長期的家庭暴力。在一次送孩子入學時,她看到長期受家庭影響下孩子的膽小與內向,逐漸意識到這樣的環境對孩子造成的影響。在鄰居的鼓勵下,她求助社工。彼時,社工為梅姐提供情緒支持及壓力宣泄,并邀請梅姐參與到就業平臺。

  在參加就業體驗服務三個月后,梅姐從抱怨、哀傷的狀態變得積極樂觀。她主動找到社工分享自己的經歷。從參與服務之后,她有了一定的收入,雖然不多,但不用再伸手向丈夫要錢,覺得自己終于可以站起來活著了。她說,姐妹中還有一些是癌癥患者,都能積極努力生活,自己還很健康,希望能給孩子做個榜樣,“能出去工作,有固定收入更好地照顧孩子”。

  然而,這個項目開展沒多久,社工開始評估效果。廣州的夏天經常有雷陣雨,常常是婦女們將物資運到攤位后就下雨了,她們又要把物資運回倉庫。這樣的高強度搬運工作不太適合。隨著資源的積累,2016年,項目團隊籌集資金租下實體店面,將婦女就業骨干發展支持、社區殘疾人就業實訓整合設計,開始運營“洋城特惠店”,通過售賣貨物開展服務。

  特惠店關注不同資源的引進,為愛心企業提供資源平臺,為社區志愿者、合作伙伴、愛心居民提供公益參與機會,合力為殘障人士解決就業問題。店面經過一年運營后,實現收支平衡并逐步盈利,殘障人士就業補貼從2016年的每月500元到2019年后的每月2100元。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店鋪可以解決殘障人士的社區參與和就業需求,而婦女們可以更多地從事家政類服務。結合婦女就業開展家政助理服務的多年經驗,我們在2019年成立了文慧家政服務店。”羅廷賢說,“這些店的開店成本,一部分是他們通過前期的擺攤收入預留出來的,一部分是社會人士捐贈的。”

  社區的變化:

  店鋪是社區里“大家的店”

  洋城社工在服務中發現,完全依靠政府購買服務是不能全面回應社區多方需求的。社工應在保持初心的狀態里,嘗試通過自主造血的方式打造社區服務中幫扶機制的良性循環系統。在他們的計劃中,文慧家政服務內容包括家電清潔、除甲醛、家政服務、月嫂、保育員、活動策劃、心理咨詢以及轉介等12項。根據服務對象的不同情況,項目推出完全市場、半市場、福利性的多層次服務體系。比如,一般的社區居民按正常的市場價格提供家政服務、所屬街道內的困境長者群體又免費補貼標準,而達不到政府資助條件及邊緣困難長者通過社區基金彌補差額。

  本著這樣的想法,文慧家政按商業化模式運營。“我們發現社工和婦女們沒有商業運營的思維,所以謀求與商業團隊合作。他們負責商業化運營,我們負責執行。掙的錢商業團隊分40%,我們分60%,這60%里有40%作為項目運營成本,另外的20%存進社區基金實現公益資源的循環使用,幫助社區里的受困群體。”羅廷賢說。

  她坦言,尋找與社工團隊價值觀和服務意識相對一致的商業團隊并不容易。“我們用了近四個月時間找了很多家有運營能力的公司,通過篩選、來回的商討才最終選定。”羅廷賢認為,這條發展路徑是正確的。目前文慧家政有固定工作人員四人,婦女收入根據服務時數的不同從4500元到7000元不等。“她們的收入都是根據市場價來決定的,但公益服務的部分是完全按照公益收費來算。”

  既能掙錢,又能做公益,參與其中的婦女們都覺得這件事特別的有意義。“整個團隊十分團結和溫暖,具有服務意識。”羅廷賢說。不僅是文慧家政,特惠店也得到了街坊們的支持,是社區里“大家的店”。“街道、居委都很照顧特惠店,回頭客很多。雖然店里的商品隨處都能買到,但大家愿意在店里購物,是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店鋪存在的意義,愿意給殘疾人機會。即使有時候找錯錢,鄰居們都會還回來。”羅廷賢說。

  未來的發展:

  解決公益信任難題實現人人公益

  “當我們發現一些群體有需求時,就希望通過項目來進行回應。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我們都努力去突破。”羅廷賢說,不少項目前期是免費服務的,但隨著服務的群體越來越多,涉及普通居民后,他們開始考慮收費,將收益存進社區基金里。

  文沖街道人口老齡化嚴重,空巢、獨居、孤寡等需要關注和照顧的長者人數不斷增加,他們渴望在社區養老。針對這樣的情況,目前洋城社工已開始了第三個實體項目的探索——“護工姊妹站”。

  社工站在每個小區安排責任護工,按長者需求及約定,定期或不定期探望長者,讓老人身邊擁有一位親近的護工朋友。

  針對市場化養老機構太貴、公益性機構太熱等養老堵點問題,洋城社工創新“零售”養老服務模式。相較于專業養老機構動輒近萬元的費用,這種模式更具經濟性,大大降低了養老服務開支,讓普通家庭也可輕松享受。

  具體來說,“護工姊妹站”將居家養老服務分門別類,推行精細化管理,分出100多個單項服務清單,將各項服務耗時精確到小時,使服務價值數據化。老人可在上百項服務中靈活選擇自己所需的服務項目和服務頻次。通過選擇組合服務項,服務價格與服務內容精準對應,做到靈活、高效、經濟,讓老人花費得放心、享受得舒心。

  比如,按次計算沐浴服務等,每次只收十多元。為了更好地激發社區活力,推動服務創新,洋城社工將大數據、區塊鏈等信息技術與慈善事業深度融合,在2021年10月上線“洋城益購”慈善平臺,把志愿服務、社會服務和商業探索三者有機結合,將特惠店產品、家政服務、護工服務、心理輔導服務整合在洋城益購商城板塊上線,增加項目經營收入。

  “洋城益購平臺公益池板塊加入了區塊鏈技術,錢款物資募集和使用全程公開透明,解決了公益信任難題,鼓勵更多社會資源、個人參與社區慈善,持續提升基金使用效能,提升平臺的公信力與知曉度,及時實現人人公益。”羅廷賢介紹,商城經營收入20%的獲利回饋到社區基金。在困難群體遇到困境時,啟動“慈善基金”解決現實中的經濟困難,形成社區自主解決問題的良性循環體系。

  通過社區共建方式成立“洋城特惠店”,幫助殘障人士實現社區就業;用商業化運營的模式整合社區家政需求,創辦“文慧家政”;推出“護工姊妹站”,將居家養老服務分門別類,以“零售”服務的方式為社區居家養老探索新模式……“我們不斷想辦法向社會證明自己的可靠和誠信。我們也希望當遇到一些困難服務對象需要錢時,我們能拿得出真金白銀幫助他們。正是有著這樣的信念,我們團隊每個人心中都充滿希望,眼睛里都有光。”羅廷賢說。(據善城廣州)

網站編輯:
学校厕所schooltoilet偷拍_胸好大娇喘摸揉捏视频有码_性无码纯肉动漫在线播放_性视频天堂无码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